九三社员郭永华:坐在“金山”上的“乞丐”

来源:呼和浩特晚报 作者:云艳 时间:2010-08-10 Tag: 点击:

渴望出书、建馆 让更多人了解古老民族文化
郭永华:坐在“金山”上的“乞丐

俗话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生活在呼和浩特的郭永华就赶上了这盛世时代。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郭永华就开始了他的收藏之旅。为了收藏,他的足迹近乎踏遍整个中国。多年来,他的藏品包含了古钱币、陶瓷、古字画、古琉璃、古佛像等各朝代的各式古董。在呼和浩特市收藏界,一提到郭永华,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所收藏的藏品质量之高,在业内有口皆碑。如今,作为内蒙古收藏家协会会长,郭永华不仅得到同行认可,更收获了一份收藏带给他的别样乐趣。

在创业中 了解收藏

一走进位于在呼和浩特五塔寺聚珍古玩城郭永华的办公室,记者顿时被室内悬挂的一幅幅大气磅礴的书画作品所吸引。各色古玩有序地陈列在木制家具上,古色古香令人感到一股浓厚的文化气息。此刻郭永华正在与一位前来拜访的藏友侃侃而谈,看到此景记者一同坐下,聆听起他与收藏的那段难解之缘。

“在收藏的过程中有过懊恼有过沮丧,其中的酸甜苦辣外行人难以体会。”郭永华告诉记者,在自己搞收藏前他曾开过车,后来又因年少时学过绘画,功底较好,被调往工会负责宣传工作。随着改革开放到来,他身边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下海经商,看着身边朋友的不断成功,他也按捺不住激情,成了这股浪潮中的一员。

为了创业,郭永华去过很多城市,也就是在那段时间,细心的郭永华发现,外地很多城市都有自己的旧货市场,北京、上海还有类似的新旧调剂市场。当时位于原旧城人民电影院的拆迁房屋较多,他发现就在拆迁过程中很多市民在乔迁新居的同时,也在为过去家中的旧物如何处理的问题十分头疼,丢掉怪可惜的、送人又不合适,而新房子又不适宜存放。郭永华此刻看到了商机,在考察后他发现呼和浩特正缺少这样一个旧物回收、出售的流通环节,他在建华市场(公园南路)尝试着开起了我市第一家旧货交易市场。“当时整条街有五六百米长,旧货交易市场特别繁华,我记得在当时收到的旧物中有些还是清末、民国时期的物品。”

郭永华对记者说:“1987年正值旧货市场快速发展时期,一次去广州我看到那里已经成立了拍卖行,当时拍卖行一个新奇事物,大家都还很不熟悉。在对拍卖行进行了解后,我再次寻找到了商机。在1989年,我注册成立了呼和浩特市的第一家拍卖行。”在创造了两个呼市首家后,郭永华看市场的眼光更加精准,在创办旧货市场和拍卖行的基础上,通过考察,本身对古玩就很感兴趣的郭永华发现了艺术品市场的价值。1991年,在他的策划下,呼和浩特第一家典当行正式运营。一步步地走来,郭永华与收藏慢慢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说“在过去,很多人认为典当行是有钱人开的,老百姓在需要用钱的时候就拿东西去抵押。就上世纪90年代初,艺术品市场刚起步,专业人才少,另外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其中的价值。由于在拍卖行与艺术品接触的比较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开始渐渐喜欢上了收藏。”

在积累中 沉迷收藏

谈起最初的收藏,郭永华笑称自己为杂家。瓷器、字画收藏种类繁多,收藏与拍卖典当不同,对于郭永华来说这是一个重新认识和再次学习的过程,就在这一过程中,郭永华着实也没少“交学费”。他从办公室内的摆设中取出一个古瓷盘,一边把玩着一边说:“这是我交的第一份学费,当时买下它时,我以为是大清乾隆年间的,专家鉴定后结果却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仿品。”这次“交学费”对刚刚起步于收藏的郭永华来说既是一次打击却也给了他更多的启迪,正如他所说的,在收藏过程中“交学费”是难免的,也就是在一次次“走眼”后,郭永华对收藏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

随着时间推移,在不断地深造过程中,郭永华不仅充实了自己的历史知识,拓宽眼界,同时也在眼力不断提升的过程中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藏友。在互相交流中,他们相互学习、相互借鉴。

为了能给更多的藏家创建一个交流的平台,1999年,在郭永华创办下内蒙古收藏家协会正式成立。说到这里,郭永华自豪地对记者说“内蒙古收藏家协会已从最初的六七十人发展到如今的三百多人,收藏协会的成立不但给自治区收藏业起到了拾遗补缺的作用,而且通过协会之间的互相交流,藏家手里珍贵的收藏品也能够通过我们的宣传和介绍让全国的收藏爱好者共同了解、赏析。对经典收藏品进行宣传,也是对我们中华古老文化的弘扬。”

郭永华收藏古玩,不是为了投资。他说,收藏在于个人的爱好,从最初的喜欢到现在,可以说我已到了痴迷的境界,放不掉。

谈起郭永华的藏品,在多年的收藏过程中,他被古琉璃和古佛像所深深吸引。

在郭永华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他存放古玩的收藏室。走进屋内犹如走进了一个小型收藏馆,多层的架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一尊尊质地不一、年代不同的佛像。郭永华说,这只是他收藏品的一部分,他领着记者在收藏室中边看边介绍,而放置在展柜内的古琉璃藏品同样炫目,令人大开眼界。

“收藏是个死胡同,越做越小。虽然过程辛苦,但那却是一种缘分。”就在郭永华对藏品进行讲解时,说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尊琉璃铸的佛像,第一眼见到就爱不释手,但由于当时经济能力有限,没能留下。回到家的那一晚我彻夜难眠,一闭眼脑海里始终是那尊佛像的影子,第二天我还是想办法买下了那尊佛像。”说到这里郭永华有些愧疚地看向一旁的妻子张凤兰。随后记者在和郭永华妻子的交谈中找到了答案,张凤兰告诉记者“那尊佛像是他背着我卖掉家里汽车买的,直到有一天女儿看到别人开着我们家的车在路上跑,我才知道车已经被他卖掉了。看那尊佛像是我和他一起去的,但由于经济原因我没同意他买。当天晚上他就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其实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但为了这个家,我还是坚持没有同意。就在去年他的肝病复发,光医院就住了四次,当时还是和亲友借了一些钱交的住院费。别看他收藏,可他和别人不同,他收藏只进不出,不是为了挣钱。家里的积蓄都变成了古董。其实,从我认识他时他就有这个爱好,假的也买真的也买,过去为这事也没少和他吵过,但他身体不好,我现在也想通了,这是他的一生中最大的爱好,在他的影响下女儿也特别喜欢收藏,就连上大学所学专业都历史。过去他和我说要办一个博物馆,我觉得那是异想天开,现在看到别人对他的认可、女儿的支持后,我知道他的梦想一定能实现。”

最大心愿 弘扬收藏

采访中郭永华笑称自己为“苦行僧”,他说收藏就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且学无止境。收藏品极具讨论、验证性,这一过程就要求收藏者翻阅大量资料,这是一个乏味的过程但却很有文化内涵。我能收获成功的原因或许就是没有戒心,再加上亲和力和人脉吧。”

郭永华并不满足于今天的成就,虽然近几年来他的身体状况不佳,但在他心中,始终有两个至今让他仍为之努力去奋斗的梦想。”在收藏中我特别喜欢琉璃,首都博物院的院长张宇曾鉴定过我所收藏的古琉璃藏品,并给了很高的评价,他向我提出希望能出一本关于琉璃收藏方面的书籍,给更多的琉璃收藏爱好者阅读,如今我已整理出了大量的资料,希望这本书能早日完成。这也是我的心愿之一。”

郭永华告诉记者,那些他所珍藏的珍贵文物有一天能安置到自己的博物馆内,这才是他另一个心愿。他认为收藏是乐趣,同时也有文化内涵在其中。他希望将自己所收藏的宝贵文化遗产展示给世人,让更多的人了解北方民族的文化和历史。使这些流落在民间的珍贵艺术品能真正有效地得到弘扬和受到保护。郭永华说:“美丽富饶的内蒙古大草原,是中华民族一个重要的组部分,举世闻名的“河套文化”、“红山文化”和“鄂尔多斯文化”都生动地证明,早在几十万年前,中华民族的先人就曾在这里留下了生活的足迹,并开创了史前文明。匈奴、鲜卑、回纥等民族先后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创作出他们自身独具魅力的文化。就在收藏中让我深刻士顾了那段历史,这一生我没什么爱好,唯独只有收藏,我曾想过将这些藏品捐给国家,但不管怎样,我的愿望就是能让这北方的文化一直流传下去,如果它们流失了,那也是对国家历史文化的巨大损失。”

如今,收藏已不再是郭永华的一种单纯喜好,它早已成为了他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从事收藏并未给郭永华带来富足的生活,但却让他成为了精神富翁。

云艳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